花开再会!从浙师离开四天,这个“坦白局”,他们说哭了很多人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浙大教务网_湘潭大学教务管理系统_华东理工大学教务处信息网中南
阅读模式

【 MBA中国网 讯 】 2019年6月19日,距离毕业已经过去了四天,这四天里,有人完成了身份的转换,从教室走上讲台,有人告别了朋友老师,跨越九省回到2000多公里外的家乡,有人背起了行囊,带走一点一滴的回忆,还有人依旧留在这里,为自己的梦想追逐着, 毕业,于你而言,意味着什么?

毕业了四天,他们想说......

这是一场关于青春的“告别”:

不是所有的梦,都有机会实现;不是所有的话,都来得及倾诉。坐在家门外,大学的一幕幕在脑中闪现,也许毕业是欢乐,但更多是愁绪。看着地图上我和师大的距离,两千公里太远…就像回不去的昨天;中间跨越山川与大河…就像恋人伸出手够不到指尖;离开浙师大的第四天…思念师大的第三千零一遍。

我们,总是会在走新路的时候恋着旧路,而路也总是在懵懵懂懂地恋着旧时走过去的人,纵使流着泪,我们也会在告别的站台上挥挥手,转过身去,打点好大学离别时对我们的馈赠,小心翼翼的珍藏起每一份属于师大的记忆,期待下次再见,再见每一个可爱的笑脸每一个可爱的人儿!

——人文学院 方婷洁

其实幻想过无数次,关于“毕业”这场盛大的告别。幻想过大家在毕业晚会舞台上谢幕相拥泣不成声,幻想过大家在北门某家小餐馆内齐聚举杯一醉方休,可事实上无论是班级的毕业晚会还是学校集体的毕业典礼,都不似想象中如此伤感澎湃,依旧是我们与老师、与朋友在浙师相亲相爱再平凡不过的一天。

或许是因为室友们因故留宿至今未别离,或许是因为自己还有辅修二专业的考试要复习,又或许是荣幸成为研究生支教团一员未来同浙师还有三年的缘分,直至今日,提起“毕业”二字,仍没什么真实感。

可事实上,或许,有些人你已经见完最后一面了。六月起,整栋楼的毕业生们便忙碌着收拾行李、卖书、扔杂物、寄快递,一楼垃圾桶被堆满的速度越来越快,楼层里剩下的人却越来越少,隔日再敲对面寝室的门已无人应答了。这种感觉就像你是一艘名叫“毕业号”轮船的摆渡人,船驶向彼岸,船上的旅人陆续到达目的地,有的与你握手言再相聚,有的趁着清晨雾气未散悄然下船,别离的伤感气息于无形中蔓延四散。“想见就见的日子,要好好珍惜,多多见面。”

就如同我在毕业典礼上作为音院毕业生代表所说的,“栀子花开,骊歌渐响,我们总是在要离开的时候,才突然发现这个我们深爱过抱怨过的校园,已然成为我们生命中不可分割的部分。也许以后,从家乡到金华的高铁不能再买学生票了,快递收发地址也不再是浙师了,也许没有比北门更物美价廉的美食了,可无论是十年、二十年甚至更长久,我们都不会忘记尖峰山下的这个美丽校园,不会忘记‘砺学砺行,维实维新’的校训,不会忘记自己这一生一世都是浙师人”。大四毕业快乐,浙师我们明年见!

——音乐学院 周柔儿

“我毕业了?”这四天里反复地问自己。15号的毕业只是场仪式,到了大四,同学和室友们早已是聚少离多。那天告别时,也只是轻轻的一句“再见”,就如一年来教育研习、开学报到、教资体检、论文答辩等短暂重逢后的别离。

四年,很短。3天前,对门寝室的同学说,这样先后提着行囊走的感觉,就像当年到不同地方去实践哎——“什么就像,分明就是呀!”这回,在这个暑期,我们真的要去社会,实践了!

四年,很长。上周第N次和室友漫步初阳湖,欣赏锦鲤和天鹅,第N次跟同学们KTV嗨歌,第N次拍集体照……直到今天都很少想到过,这第N次却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了。

但是,相信我们还能再相聚的,还会有第N+1次的,不是吗?

——初阳学院 项家乐

毕业四天,除了老友不在身边,抬头没有黑板,一切如故。15号下午我最后一个离开寝室,空荡荡的宿舍全是夕阳,阳台没有一只袜子在吹风,人气消散了,怎么开始就怎么结束。在高铁站看着我曾经的一个朋友坐进对面的高铁,以每小时几百公里的速度离我远去,我连回头喊的机会都没有。所有的细节都在强调,这已然不是田园牧歌的时代,我们的情感都被机器一路鞭策地跑向前。长大就是这么一瞬间的事情,但是长大并不意味着我们更冷漠,或者更功利,我们都学着把这份情感藏在心底,在将来沧海桑田的几十年中,用更好的自己为它保驾护航,以此祝远方的你们,不管身在何处在做什么,永远善良正直,永远平安快乐。

——行知学院 毛雨晨

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,朋友圈被毕业季刷屏,从查重降重的心酸到毕业合照的欢喜,还有隐在文案中的离别。

当时初入校园的懵懂的花骨朵,四年后蜕变成什么样子,或许自己都无法说得清楚。这四年里,我们一起经历了唯一一次军训,经历了四次开学典礼,在大广赛上熬夜到凌晨,在oneshow舞台上过关斩将,又在电影节中留恋忘返。只要和“看、拍、评”相关,那绝对是少不了文传学子的身影的。确定的是,和大多数同学一样,我从没想过,四年会这么快的结束。那些稚气和迷茫的影子还在眼前打转,像是被突然地赶下车,站在路口不知所措。

我们苦笑着说,学弟学妹们都这么活力满满,把老学姐最后的一点激情压在了被太阳灼烧的水泥地上。

穿起原来的衣服问身边人自己像不像四年前,扎起双马尾来嚷着自己还年轻。时光确实不等人,我们不仅见证了彼此的成长,也在记录着逐渐老去的青春。

给二十多年的求学之旅画下一个句号。六月份的我们,在离开之后,不再是see you later 或者 see you tomorrow了,归期未定,谨祝安好。

——文化创意与传播学院 王锐

这是一个大学回忆的“终站”:

今天是毕业后的第四天,是离开师大的第四天,想他。

此刻的我,正坐在办公室里,批改着学生们的试卷。四天前的我和他们一样,也是一名学生,可现在,我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名教师。以前在学校的时候,总想着要快点毕业,要去外边好好地闯荡一番,可刚离开,头就忍不住地往回看。

这四天来,脑海中总是不断浮现出四年里在师大生活的一些画面,以前觉得再平凡不过的每一天,现在却只能成为了回忆和奢望。我好想回到寝室,再和室友们畅所欲言,聊聊人生,聊聊八卦,可以放肆地哭与笑,保证明天一定会早起;我好再背起书包,再带上一杯自由门的奶茶,走到外院的教室里,听老师再上一节英美文学,这次我一定认真听讲;我好想换上球衣,和队友们在球场上再拼搏一场比赛,即便大汗淋漓,我也定会全力以赴;我想回到师大,再去看看初阳湖,再去看看大草坪,再去看看那些年被我们吐槽过的诗颂。

毕业,是一首久唱不衰的老歌,是散场之后的余音绕耳,所有甜美或者苦涩的故事,定格为热泪盈眶的喜悦。以后无论我们走到哪里,我们也不会忘记,曾经教诲过我们的老师,曾经帮助过我们的同学,曾经孕育过我们的师大。

——外国语学院 潘超

14号上午,依旧是被闹钟叫醒的一个清晨,不同的是我要盛装去完成在师大的最后一项“议程”——毕业典礼。这天穿学士服非常熟练,戴帽子也不会歪斜,早在5月就穿了一次,体验了毕业的欣喜,可是这次穿学士服竟感到庄重和不舍。走完这项“议程”,我就是真的,真的要离开师大。

2015年的9月6日,父母把我送到师大,当他们离开的时候,我站在走廊上看着他们的背影,难过得差点流泪。就和这次离开师大一样,我看到田家炳楼门口的树林,路过初阳湖,走过杏园食堂,都觉得应该带走,可是我带不走师大,只能私存在这里的点滴回忆。

离开师大四天,生活似乎失去了盼头。再也不能期待着某天回学校,约北门的牛牛烤庄、飞云楼、水果捞、零食店,也不能吃物美价廉的三大食堂和我们最爱的妈妈食堂,自在舒适的大学生活突然“抛弃”了我。多想再回到大一,做一个被学姐学长呵护的学妹;再选择一次想要加入的组织,递交新中的申请表,还要积极学习编报。现在的我,剩下最多的莫过于遗憾,无论是四天还是四年、四十年,我都遗憾,遗憾没有珍惜在师大的日子。

——地理环境与科学学院 凌佳乐

猜你喜欢